•  

    别了,恩师

    发布者: Chenguang 来源:呼伦贝尔日报 浏览: 发布时间:2020-11-27 09:58:45

     

    顾长虹

    惊闻齐治国老师永远离开我们的噩耗,正在阿尔山伊尔施镇采访的我,半天没回过神来。一瞬间,百感交集,眼泪再也抑制不住。

    人到中年,若非内心极度波澜,眼泪似已枯竭。举目远望,天际灰蒙,轻雪浮落,掩在层云里的红日,只露出些许殷红,难道此刻的天幕,也懂我悲伤之心?我知道,抑制不住的眼泪,是被齐治国老师离世的噩耗吓到了。

    自从那年我们几姐妹趁着假期激情昂扬地跑去阿龙山拜访齐治国老师,我们和齐老师因文而生的友谊便牢不可破了。而那张大家一起在鹿鸣山顶风动石上的珍贵照片和那天的欢声笑语,被永远定格在了我们的记忆里,成为永恒。

    每每和齐老师交流时,我都会拿出来那张照片和他炫耀一番,而他总会很配合地夸赞一番。每有浪费时间之时,都觉在辜负齐老师殷切的期望。偶尔我在朋友圈流露出自己的行踪或者心情的时候,齐老师都会点个赞,或开个小窗叮嘱几句,让我倍感亲切。能得一位前辈老师如此关注,尤其是能给大兴安岭发展史写书的齐老师的关注,是何其荣幸!所以,除了化成动力加倍努力之外,无以为报……

    近两年,得知齐老师一直身体欠安,总想再去看看他老人家。但每每得空相约,他基本都在外地,机会就这样错过了。今年夏天至今,用我同事的话说,长虹姐像踩了风火轮,到处乱跑,根本抓不到影儿。这又导致再次错过了去看望齐老师的机会。今天惊闻噩耗,内疚之情顿如刀绞,泪湿衣襟又有何用。

    说实话,齐老师那本大部头的书我并没有完全读完。面对书里对大兴安岭从古至今史诗般的梳理,尤其关于大兴安岭远古部分的介绍,各个民族间的纷争与发展,还有地图的标注,对于我这个对历史题材完全不懂的人来说,深若天书。每每拿起读完几页,便放下了。但我知道,写作过程中但凡会用到这方面的素材,翻翻齐老师的书,答案便跃然纸上。正因如此,心中那种对齐老师追求学术的严谨和认真的态度,除了肃然起敬,只剩羞愧难当。

    再次翻看和齐老师的微信交流记录,恩师嘱托历历在目,简以整理,附与文后,聊以慰藉悲伤之感吧!

    2018年5月17日,我问齐老师检查身体结果如何,他老人家竟用一首《鹧鸪天·晚境》回我:

    《鹧鸪天·晚境》

    齿缺头白烂皮囊,老夫再无少年狂。

    词章出口全嚼蜡,酒肴入胃半损伤。

    山自渺,水空茫。人生到此梦一场。

    堪慰桃李芳菲秀,风骚乐享好时光。

    2018年5月19日,根河市冷极诗社成立。齐老师又赋诗一首:

    《贺冷极诗社成立》

    谁道冷极无暖音?

    只缘未至根水滨。

    东风送暖千峰秀,

    好雨催花万丛新。

    彩桥铺就文芳路,

    丫头成精闹晚春。

    喜看河开鱼得水,

    百灵歌助追梦人。

    冷极诗社的伙伴们读完此诗,均知此诗之妙在于将万丛、彩桥、文芳、郭德水老师、百灵、追梦雨涵等几人的名字隐含在诗文里。可见齐老师用心至极,期待至极,希望至极!

    恩师,今生得您教诲,定不负您所望。


    日本爽快片100色毛片,黄页网址大全免费观看,free性欧美极度另类,毛片曰本女人牲交视频视频 海安凳犹机械设备有限公司